刺客猎人第五章兽潮中

2019-12-09  来源:亳州小说阅读网

2
【导读】刺客猎人 第五章兽潮(中)高登立刻折回,重新退到悬崖脚下。他不曾料想,宝石花的香气会散播得这么快,这么远。放眼望去,色彩斑斓的兽纹闪跳

刺客猎人 第五章兽潮(中)

高登立刻折回,重新退到悬崖脚下。他不曾料想,宝石花的香气会散播得这么快,这么远。放眼望去,色彩斑斓的兽纹闪跳如浪,从西面的大河、北面的乱石滩和东面的丛林席卷而来。他唯有翻过悬崖,逃向南面,但那里想必也被凶兽围堵。

高登目光闪动,忽然拔出冰菊匕,跃上悬崖,向雀斑所在的洞穴窜去。

一路纵跳,匕掠起重重寒芒,好似星丸跳跃闪烁。阻路的水豪鼠不断溅血跌落,在崖底摔成一摊摊肉泥。高登左手攀住岩石,右手手腕抖动,冰菊匕挑出一道道轻盈的弧线,穿透水豪鼠最柔弱的咽喉。

比起雀斑简单直接的武技,高登的技巧勘称花枝招展,每一击或曲线或直线,或突然变向,轨迹扑朔迷离,飘忽不定。匕刺中水豪鼠时,劲力同样变幻莫测,有时直进有时横拉,有时一阵急颤动,在瞬息之间变幻力道,将杀伤力扩展到极限。

凡是中匕的水豪鼠,颈部的大血管全被割破。即使当场未死

,但稍稍动弹一下,血管立刻崩开,鲜血喷如泉涌。

从鼠群的空隙处突破,高登一口气杀到洞口,冰菊匕连续晃动,前后挑翻四头水豪鼠,同时左臂抓住洞穴的岩壁,身躯弹起,闪过水豪鼠从下方射来的利刺。

一柄短刀陡然探出洞穴,扎向高登左手手背。高登倏然松手,人向下滑落,左掌半途攫住突岩,悬吊其上,口中喝道:“雀斑,我是高登!”

“高登?”雀斑挥动短刀,劈飞一头水豪鼠,惊异地从洞穴里探出头,旋即又被汹汹鼠群逼进去。

高登右臂划动,冰菊匕闪过一道耀眼的圆弧。弧光过处,几头水豪鼠往下坠落,半空中猛然炸开,碎肉血沫激溅如雨。

高登脚尖一蹬岩壁,再次窜向洞穴,冰菊匕无声刺出,将一头扑向雀斑的水豪鼠捅穿。与此同时,雀斑侧过身子,让高登冲进洞穴,手中短刀交错,往高登身后斩出,紧随而来的两头水豪鼠断成血淋淋的四截。

擦身而过时,高登深深地看了雀斑一眼:面色缺乏光泽,眼圈黑,浮肿的嘴唇隐隐透出一diǎn暗紫色,的确是经常服用古柯药剂的症状。

“真见鬼,怎么会是你?我们都以为你死了,阿泰和红毛找了你好几个月!”雀斑喘息着转身,背对高登,重新守住洞口。“银狐説新人不可能在下面待这么久。如果过三个月没有返回基地,那就一定死了。我听説乌蛛亲自出马,也没能找到你。”

“总会有例外的。”高登心中狐疑,乌蛛对自己的重视显然过头了,他不相信血狱会的人会这么好心。

雀斑又道:“你怎么来了河对岸,难道你一直在这里猎杀?”

高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目光投向地上的宝石花。

雀斑喊道:“差diǎn忘了,快帮我个忙,把狗屎的木盒盖上!”

“太晚了,宝石花的香气已经传出,附近的凶兽都跑过来了,差不多有上万头。”高登弯腰抓起木盒,扣上盒盖,扬手要向洞外扔去。

“该死的,你乱搞什么?”雀斑仿佛背后长了眼睛,手臂疾探,抓向木盒扔出的方向。孰料扑了个空,高登只是做了个假动作,木盒轻轻一跳,又落回掌心。

“你应该明白,我们根本挡不住那些疯狂的兽群。想要活下来,只能舍弃宝石花。”高登直视雀斑的背影,与其説对方背后长了眼睛,不如説雀斑一直心怀戒备,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自己。

这是一名卧底的本能。无论置身何地,面对何人,永远充满戒心。

“不行!”雀斑断然拒绝,瘦小的影子映在洞壁上,面容紧张扭曲。

高登微微皱眉:“你很清楚,再怎么拖延时间顽抗,我们两个也不可能保住这朵宝石花。一旦我们死了,宝石花最后还是会被凶兽吞食。清醒一diǎn吧,就算你受制于古柯药剂,也好过白白送死。”

“红毛、阿泰和翠茜都需要宝石花,我怎么能轻易扔掉它?”雀斑声嘶力竭地吼道,一时分心,肩膀被水豪鼠撕开一道血口。

高登顿时心头一沉:“所有人都服用了古柯药剂?”

“废话,难道你的头不痛吗?”雀斑不假思索地嚷道,旋即愣了一下,扭头望向高登,“怪了,你怎么没事,你的图腾没有出现反噬吗?”

一头水豪鼠趁隙从雀斑胯下钻过,高登匕一扬,将它钉在地上。“你们融合的凶兽图腾出了问题?”他盯着蜿蜒流过脚跟的血水,暗自沉思。血狱会的图腾仪式当然存在隐患,反噬是迟早的事。血狱会想必早有准备,正好借助反噬,更好地控制住他们。

雀斑一边格杀水豪鼠,一边咬牙切齿地道:“一开始,我只是觉得有diǎn头晕,也没当回事。大概三个月前,头突然隐隐作痛,眼前反复出现凶兽图腾的幻象,还老做噩梦。其他人都和我差不多,银狐説这是图腾反噬,让我们服用古柯药剂止痛。”

“所以你们慢慢上瘾了。”

“我让阿泰他们不要碰这玩意,但后来连我也忍受不住了!头疼得越来越厉害,一阵接一阵,脑袋里好像有凶兽的爪子在撕扯,痛得整晚睡不着觉,简直生不如死!”雀斑一边解释,一边竭尽全力搏杀水豪鼠。他的双刀逐渐溅出火星,这是炎焚的源力特性,一刀斩去,水豪鼠皮焦肉糊,伤口冒烟。

“需要我来替换你吗?”高登不露声色地问道,雀斑明显支撑不住,开始动用凶兽图腾的力量。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笨拙,浑身伤口无数,血流不止。

雀斑犹豫了一下:“暂时不用。”

高登心知肚明,雀斑生怕自己一到洞口,就会扔掉宝石花,所以固守洞穴,死不退让。

“你还能坚持多久呢?”高登握住冰菊匕,雪亮的匕锋映出他冷冽的眼睛。如果雀斑冥顽不灵,他只有干掉对方,保全自己

刺客猎人第五章兽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