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双面妃第三百四十五章混入其中

2019-12-09  来源:亳州小说阅读网

2
【导读】代嫁双面妃 第三百四十五章 混入其中白楼地牢和白楼的整体建筑风格类似,只不过阴暗一些,破败倒显不出什么,反正守卫也看多了,在里面关着的

代嫁双面妃 第三百四十五章 混入其中

白楼地牢和白楼的整体建筑风格类似,只不过阴暗一些,破败倒显不出什么,反正守卫也看多了,在里面关着的人也没心思看。外面是一如这里每一处设计的机关重重,站岗守卫分成内外两拨,交替进行换岗,每三个时辰换一班,每天换四班,一班分为四队,分别从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进行巡逻,除此之外,还有地牢内定点守卫,几乎可以算成是铁桶一般的防守。

齐子煜坐在不算干净的地牢里默默的计算着外面的情况,几天下来只是垂头不语,同他一起抓来的有各门各派的武林人物,出名的不出名的,如今也都挤在一起,他的情况还算不错,身边还算有些空间足以让他安稳的坐着。

不过,这次白楼的手笔有点大,动静也有点大,导致半个武林都颤巍巍的半天不得安生,也导致了这个原本宽阔的地牢有些拥挤。

处的时间一长,周围原本不认识的人也就认识了,齐子煜本来是顶着易容的脸冒名一个不出名小门派的不显眼弟子的身份被抓进来,他原本还有些忧心若是与同门派的师兄弟说起话来会不会露出马脚,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白楼抓来的人恐怕足有他所在那小门派的十倍人数,进了这里也不管是不是一起的就都被塞了进来,混在一块原本还唉声叹气的不说话,几天之后,白楼没有动静,也没有人来提他们,之前设想自己吓唬自己的刑罚审问全成了空,众人放了一半的心,彼此起码混了个脸熟,另一半的心却迟迟不肯让它落地。

在齐子煜的刻意示好和同病相怜的心情下,很快,他也成了真正的俘虏,一个悲催的小人物,名不见经传。刚刚拜师入了门就被抓到了这里,众人有了精神才得以对他唏嘘一番,可到底,这里的人又有几个不悲催的。说来说去,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又一次数过牢门口经过的巡逻队,齐子煜打起了别的主意,总这么关在这里他没有办法如楚泽期望的打入白楼内部,更无法见到他心心念念的人。可是要怎么出去真是个问题。

被关的人这么多,甚至有些在江湖上颇有名气的,谁会注意他现在这个无名“身份”

代嫁双面妃第三百四十五章混入其中

“诶,兄弟,你今日怎么了,也不说话。”同一牢房的男人靠过来,看齐子煜在那沉默不语,和他往常的样子相比不太对劲,遂靠近问道。

“我。。。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有人来,什么时候能出去。再这样待下去就算没受什么刑,也快憋疯了。”齐子煜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人,宽肩窄腰手臂孔武,是个标准的习武者身材,这人他已经认识甚至熟悉,是个性子豪爽的人,不过就是脑子稍微慢了点,看上去就不那么灵透。

“你这小子,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这一日不挨打。还能有饭吃,也不用干活,哪里能这样舒服!要我看,比我原来的日子过得都好!”男子皱眉。大巴掌蒲扇似得拍在齐子煜后背上,齐子煜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力道,只矮了矮身子躲过。

“不是,你想想,若是出不去的话,长此以往。这里这么多人在,每天要多少口粮才够,白楼就算再有钱也禁不住这么造,而且他们收了咱们的门派,将人掳了来,谁还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不过是一时的事情,想要长久恐怕难!”

齐子煜摇头,示意那男子看向外面的每一间牢房,不过片刻后,他就明白了身边的人根本没有明白他在说些什么。顺着他的动作看了又看也没发觉什么异常,遂大声开口问“你到底说的啥!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你是不是说这些人想杀了咱们!”

“这倒不一定,不过总不能坐以待毙,咱们自己找出路总比在这里任人宰割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太难受!”齐子煜无奈说道,不过开口之后发觉说的又深奥了,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任何四个字的话都是极为高深的学问,果然,他的眉头蹙了起来,转而道“咱们的门派被灭了,出去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倒不如留在这里给自己谋一条出路,起码现在看来白楼算是江湖中的老大了,在这里也不用担心什么饿肚子的事情,这样说明白了?”

“啊!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要说还是你们这些有学问的

,说话不一样,想事情也不一样!我一个粗人还真不闹不懂你们这些弯弯绕的念头,我这个人一向是只要有口饭吃有个地方睡觉就成!没那么多想法,不过你说的也在理,门派没都没了,还是我师父带着人投了降,连打都不打就认了,真没有江湖人的血性!可也这样了,那兄弟,你说咋办吧!怎么留下!我听你的!”

“看到那个看守了没?我观察了这几日,只有这个守卫还好说话点,咱们没事就去跟他说话,打好关系,自然有用!”齐子煜悄悄用手指着外面的守着的人,是这里的定点守卫,专门看管他们这间牢房,不过,时间久了这里也没个人说话,自然寂寞的很,难得上面没有话下来说要如何处置,便对他们也不那么严苛,有时还能隔着粗壮的栅栏两头唠嗑。

虽然说话,可这守卫也明白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无非是说一说外面的天气,互相吹一吹牛罢了,不过一个沦落到牢房守卫不见天日,一些更不济成了阶下囚,吹牛也只互相一笑而已。

夜慕笙用人谨慎,而且极善于在适合的位置上放最合适的人,若非如此也不能将白楼引领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虽然是地牢的守卫,可也有他的独特之处,想要让这样的人开口多说什么内幕消息,实在是难。

齐子煜身边的男人瞪了他一眼,显然也是觉得这个事情不太靠谱,虽然他脑子不聪明,却也不算蠢,这样的事情他都觉得希望渺茫,这个看上去聪明的人要怎么做。(未完待续。)